金融市场新动能

发布时间:2018-05-15 16:27 浏览:

  中国经济短期数据向好,有助于耐心培育增长新动能,扩大内需,促进长期的产业升级,依托于实体经济的金融市场也在寻找健康发展的新动能。

  本刊记者 魏枫凌/文

  中美贸易摩擦成为2018年最热闹的政经新闻,这令商务部5月8日发布的中国4月份的外贸数据备受关注,金融市场也在密切跟踪外需以及国际收支变动。数据显示,4月贸易顺差转正,因一季度合并贸易逆差而起的金融市场恐慌情绪得以暂时消退。

  截至5月9日收市,上证综指2018年以来累计下跌4.48%,其中2-4月连续三个月的月线收阴,这尤其让习惯了在年初迎接“春节行情”和“春季攻势”的A股投资者大跌眼镜,机构投资者们仍然如坐针毡,倍感煎熬。2018年开年既已表现低迷,A股接下来是会继续迎接“五穷六绝”的魔咒还是会否极泰来?债券市场已经经历了十八个月的调整,4月收益率的回落也缺少持续性。

  市场对金融泡沫小心提防,对低利率也就不再抱有幻想,但是对长期配置机构来说,实体经济转型与金融市场的开放带来的长期变革,叠加短期内稳增长压力的重现,令金融市场出现新动能。

  经济增速预计平缓下行

  展望二季度以及全年,中国宏观经济基本面大概率是在政府的托底政策当中平缓下行。根据《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对参加“远见杯”宏观经济预测的机构进行的调查,市场机构预测中国二季度GDP增速将达到6.8%(中值,下同),和一季度实际值持平,全年GDP增速将达到6.7%(表1、表2)。

  市场预计二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速是6.5%,全年也在这一水平,相比于一季度月均工业增加值增速6.8%也是小幅放缓的。

  在投资方面,市场预期二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7.2%,比一季度的7.5%下降0.3个百分点。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预计放缓至7.0%,这意味着三四季度的增速会有更大幅度的减速。

  2018年是去杠杆深入推进的一年,金融体系收缩信用供给,政府和企业等非金融体系收缩融资需求,M2增速屡创新低也可以看出信用收缩的一个侧面影响。货币供应量对于需求的影响关系虽然变得不稳定,但仍是一个核心指标。对于政府控制的地方平台以及各行各业的企业来说,微观个体的投融资活动放缓积聚起来产生的宏观效果不容忽视,在双支柱宏观审慎框架和逆周期的调控下这一问题也应得到重视和应对。

  消费需求方面,市场机构预期社会零售消费增速在二季度达到10%,全年为10.1%,可谓保持平稳。不过,由于统计局公布的零售消费不包括服务业消费,在目前服务业消费占到居民支出比重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对于消费能否保持稳定还需要结合其他指标来观测,对消费需求能否为下一阶段稳增长调控的增量做出更大贡献,目前来看可能没有那么乐观。毕竟在一季度,统计局公布的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7.8%,已经是历史上的最高水平,而任由资本形成下降也不是一个有利于中国经济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的现象,这意味着企业的投入在下降。

  在外贸方面,市场预期二季度出口和进口增速分别为9.5%和14.3%,全年出口和进口增速分别为8.0%和12%。一致预期数据本身并不差,但是能否实现要打一个问号,而且相比于上一年净出口贡献了1个百分点的GDP增速,2018年在增速上恐怕难有额外贡献了。

  增长难倚重外需

  最近特别要关注的是外贸。从对GDP的贡献来看,2017年净出口是实现增长超预期的主要原因,这一超预期在2018年大概率不会重演,甚至可能形成拖累。

  中美贸易摩擦对出口的影响并非是立竿见影,但仍会是未来长期内中国经济外部环境面临的重大不确定性,市场也因此开始预期中国政府将再次开启扩大内需的刺激政策,以应对总需求下滑的风险。

  中美贸易摩擦酝酿升级是从2018年年年初开始的,其影响很难体现在一两个月的贸易数据上,3月原本就是出口的“小月”,对一季度的合并贸易逆差的担忧或许有一些过了。但是,政策制定部门和金融市场应当着眼的是长远影响,在中国产业结构升级和扩大对外开放的进程当中,中美贸易和投资交往会是未来长期内中国经济外部环境面临的重大不确定性,这种摩擦有其必然性,特朗普早就有相关的思想流露,近期发难只是挑破了一层面纱而已。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指出,华盛顿对华进行贸易打击的策划在2018年年初基本上已经到了尾声阶段,大家的共识不是是否有一场贸易摩擦,而是关注中国会如何反击。“反观中国国内的媒体以及国内政府官员的公开表态,对于即将到来的贸易摩擦,似乎是没有思想准备的。大家普遍觉得中美关系虽然说不上多好,但是总体上可以管理,处在一个正常的轨道上。”



上一篇:发展金融科技给马上消费金融带来更多可能
下一篇:今日视点:金融业将迎来新一轮对外开放大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