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发文监管 网上炒金戴紧箍

发布时间:2018-05-12 16:12 浏览:

  [近两年来,黄金价格止跌回升,我国互联网黄金业务出现了快速增长。仅上金所的易金通APP,去年全年成交6536亿元,同比增长415%,新增用户7.5万户,同比增长152%。不过,市场快速增长中也出现了一些风险点]

  5月8日,上海黄金交易所网站公布了央行金融市场司下发的文件。这是央行针对越来越多互联网机构开发公众投资黄金产品和衍生品,迈出规范市场的第一步。

  “这是互联网黄金行业的大事件了,整个行业里有很多平台,涉及很多企业,如果按照征求意见稿的管理办法,光说注册资金门槛3000万元,现在就没有一家可以满足的。”一位黄金行业互联网平台从业人士称。

  近两年来,黄金价格止跌回升,我国互联网黄金业务出现了快速增长,一些潜在风险点也开始显现。新规首次将对黄金业务的互联网代理商纳入监管,交易、资金托管、清算交割全部由银行接手。

  互联网炒金进入强监管

  周二,央行金融市场司向上海黄金交易所(下称“上金所”)的所有市场参与者下发《互联网黄金业务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上金所、银行、互联网企业等各市场主体需要在5月11日前提交反馈。

  近两年来,黄金价格止跌回升,我国互联网黄金业务出现了快速增长。仅上金所的易金通APP,去年全年成交6536亿元,同比增长415%,新增用户7.5万户,同比增长152%。

  不过,市场快速增长中也出现了一些风险点。了解到很多投资者本想趁着黄金行情好,打发无聊的同时赚点小钱,却不料在短短一个月或数个月内就遭到巨额亏损。

  他们的交易对象是上金所的金银现货。上金所是我国黄金交易的法定平台,同时也提供Au(T+D)、Ag(T+D)等黄金、白银现货延期交收等衍生品种。由于采取10倍以上的高杠杆交易,这种交易具有较高的风险,并不适合普通投资者参与。

  然而,在调查中发现,一批原各地非法期货交易平台的代理公司在强监管下纷纷开始转型,采用夸大收益的虚假宣传,利用喊单等违规做法,继续诱使不具有专业资格的投资者频繁交易,攫取高昂的手续费。

  这些互联网公司虽然不具有上金所会员的资质,但他们寄身在上金所的银行或地方金融结算中心会员之下,通过层层居间,多级代理,避开了上金所的自律监管。

  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金融律师潘卫平对第一财经表示:“互联网机构缺乏监管,恶意喊单、操纵等做法,秉承了受到清理整顿的地方贵金属现货交易场所。因此有必要出台新规,对互联网黄金业务进一步加强监管。”

  根据《征求意见稿》,互联网机构将不能直接提供任何形式的黄金账户服务,只能在金融机构下做代理,但“不得提供黄金清算、结算、交割等服务,不得提供黄金产品的转让服务,不得将代理的产品转给其他机构进行二级或多级代理”。

  此外,互联网机构代销黄金产品的宣传口径必须和金融机构保持一致,不管是在电脑上还是手机上。向投资者推介黄金产品时,要充分提示风险,不得向风险承受能力不足的投资者销售黄金产品,不得泄露投资者信息。

  金融机构还要做好代销产品信息、互联网代销机构资质、投资者保护等评估,向央行总行备案。

  “黄金是货币,应由人民银行监管,但是黄金衍生品又具有证券期货属性,而证券市场应当公平、公正、公开,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必须有专门专业的监管机构,因此黄金市场监管还要从法律上界定监管职责。”潘卫平称。

  4月19日,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在2018全球黄金市场高峰论坛上表示,今年将继续加强制度建设,与时俱进修订完善业务规则,加强对“地下炒金”等非法黄金业务的监管。

  互联网机构资金进入银行托管

  《征求意见稿》对另一项互联网机构大量参与的黄金实物租赁业务也有所影响。

  “这是互联网黄金行业的大事件了,整个行业里有很多平台,涉及很多企业,如果按照征求意见稿的管理办法,光说注册资金门槛3000万元,现在就没有一家可以满足的。”一位业内人士称。

  这类业务中,互联网机构拉来个人投资者,在上金所平台上全款购买实物黄金,随后将黄金租赁给用金企业,企业的租金一部分作为投资者收益,剩下的是互联网机构的服务费。

  “这对行业是好事,起码让沉淀的资产流动起来,参与实体经济,发挥了作用。”一位银行贵金属业务人士告诉第一财经,“银行愿意和有客户资源的互联网公司合作。”



上一篇:“强监管”在路上 引导信托行业良性发展
下一篇:河北省加强财政扶贫资金使用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