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區去門票化積弊短期難除 如何擺脫門票依賴﹖-池州资讯网

景區去門票化積弊短期難除 如何擺脫門票依賴﹖

发布时间:2018-06-02 16:53 浏览:

  原標題﹕景區去門票化積弊短期難除 如何擺脫門票依賴﹖

  “門票經濟”鬆動

  景區去門票化仍非坦途

  □記者 張利民 北京報道

  隨著旅遊旺季的到來﹐景區門票再次成為遊客關注的話題。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近三個月後﹐國有景區“門票經濟”迎來更多鬆動。

  文旅業已進入休閑度假旅遊﹑生活方式異地化階段﹐不管是應對門票降價帶來收入衝擊﹐還是從自身長遠發展﹐契合市場需求進行內部改革﹑推出更多適配產品﹐都是眾多景區的必由之路﹐這是景區擺脫門票依賴的機遇所在。

  多景區門票降價

  近10年來﹐國有景區門票價格的走向是易漲難降。一方面﹐景區“A”等級提昇﹑節假日旅遊高峰等都成為一些景區“坐地起價”的緣由﹔另一方面﹐國家發改委設置景區門票三年調價時間限制﹐國家出臺《旅遊法》﹐國家發改委﹑原國家旅遊局進行門票專項整治等﹐整體都未能實質有效平抑或扭轉景區門票漲價趨勢。

  2004年是一個節點。當年國內一些著名景點門票集體漲價形成“示範”效應﹐國內更多景點陸續跟進﹐這一波漲勢延續多年﹐門票經濟顯現雛形。以致于國家發改委在2007年下發通知﹐明令“旅遊景區門票價格調整頻次不得低於3年”﹐為景區調價設置時間年限。但這一“禁漲令”效果不明顯﹐一些景區將其作為門票漲價周期表﹐每隔3年就準備漲一次。中國社科院旅遊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底﹐中國共有186家5A級景區﹐門票平均價格達112元。

  價格持續走高也帶來一定弊病。國內景區中大部分為國有景區﹐其中資源多依附于當地自然資源和人文遺產﹐具備公共屬性﹐過高的門票價格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或抑制部分遊客的出行旅遊動機﹐限制對這些公共資源的分享。另外﹐這也會對遊客在景區其他方面的消費帶來限制﹐影響景區消費市場的擴增﹐景區門票依賴症更難緩解﹐更良性的旅遊生態建設更無從下手﹐祗能繼續依靠高價門票﹐從而形成惡性循環。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5月底﹐湖南省桃花源景區﹑湖北省黃鶴樓等4個景區﹑山東省“三孔”景區等提出門票降價。

  湖北省武漢市發改委網站發佈通知稱﹐自6月1日起﹐黃鶴樓單人門票從每張80元﹐下調至每張70元﹔半價票由每張40元﹐下調為每張35元。湖北省的騰龍洞景區﹑龍船水鄉門票價格均下調。另早從5月1日起﹐湖北省九宮山景區旺季門票價格由75元/人﹐調整為70元/人﹔淡季門票價格由60元/人﹐調整為55元/人。

  湖北之外﹐也有其他區域景區行動。5月10日起﹐湖南省桃花源景區門票價格由180元/人調至128元/人﹔ 6月1日起﹐山東省的世界文化遺產“孔廟﹑孔府﹑孔林”即“三孔”景區門票價格由150/人元降為140元/人。

  客觀來看﹐此次多個景區門票降價﹐無論降價幾何﹐多少已有門票降價帶頭作用﹐但相對更大體量的景區﹐聲勢還較弱﹐更多的景區還沒拿出實質降價舉措。

  積弊短期難除

  國有景區門票降價有政策﹐也有路徑﹐但積弊已久﹐要在更大層面和力度上推進也不是易事。在原國家旅遊局規劃專家王興斌看來﹐景區門票降價後實行多業態經營模式﹐也要因地制宜﹐看自身條件是否能夠做到。比如杭州西湖景區﹐于2002年10月取消門票﹐成為全國第一個免費開放的5A級景區。數據顯示﹐2002年杭州旅遊總人數為2757.98萬人次﹐旅遊總收入為294億元﹔到2015年底﹐遊客總人數已達1.2億人次﹐旅遊總收入2200.67億元﹐分別增長3.4倍和6.5倍。

  王興斌認為﹐西湖景區取消門票﹐帶動遊客前來觀光遊玩﹐延長了停留時間﹐增加了旅遊總收入﹐這是有條件的﹐西湖景區和市區緊密結合在一起﹐具備多種消費業態和環境﹐有條件推動遊客更多消費。但如果一個景區遠離大城市或人口集中區域﹐遠離集中消費的旅遊集散中心﹐能否在門票降價或免門票的情況下﹐實現多種業態經營﹐結論還不肯定。

  他認為﹐有些景區因資源稟賦或環保生態限制﹐偏于觀光型景區﹐要變成一個綜合消費的休閑旅遊景區﹐存在一些客觀條件限制﹐比如一些自然保護區內的風景名勝區﹐在新業態打造方面會有一些顧慮或限制。

  此外﹐新旅遊產品﹑新業態以及更長產業鏈的打造﹐都需要人才及開發水平提供保證。王興斌認為﹐在推進國有景區門票降價過程中﹐政府應該更多履行責任。一些景區單靠自己降價﹐幅度可能有限﹐主要因為這些景區的開發建設﹑日常維護和服務﹑環保水電等支出如果完全靠自己投入﹐不太可能推動門票降價。



上一篇:内蒙古再次提高失业保险金发放标准 最高增幅达96元
下一篇:天津市卫计委:急救外伤患儿不得推诿拒诊